書院消息

【易言難盡之二十八】小紅素履往无咎

【易言難盡之二十八】小紅素履往无咎


◎文/唐德清

整部《紅樓夢》的人物那麼多,曹公的那支筆,就好像馬良手中的那支神筆,畫誰像誰,寫誰像誰,一句話嚷出來就知道誰說的(譬如劉姥姥「這裡的雞兒也俊,下的這蛋也小巧,怪俊的,我且肏攘一個!」);一個動作比劃下來就讓你記住是誰做的(譬如晴雯「既這麼說,你就拿了扇子來我撕。我最喜歡撕的。」)把書中的人物各自刻畫得別具一格,好像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分鏡頭、特寫鏡頭,確實達到了曹公開篇的創作期許,打破窠臼藩籬,真正做到「莫如我這不借此套者,反倒新奇別致,……再者,亦令世人換新眼目」的目標,容易使讀者定格在腦海裡,久久難於忘懷,加深對整部小說的閱讀記憶和綜合理解。

在曹公的筆下,寫丫鬟小廝們的顧忌較少,自然比較活潑,越活潑越好寫,反過來,越好寫自然就越生動。像是在第二十七回〈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塚飛燕泣殘紅〉寫到:到了李氏房中,果見鳳姐兒在這裡和李氏說話兒呢。紅玉上來回道:「平姐姐說,奶奶剛出來了,他就把銀子收了起來;纔張材家的來討,當面秤了給他拿了去了。」說著將荷包遞了上去。又道:「平姐姐叫我回奶奶:纔旺兒進來討奶奶的示下,好往那家子去,平姐姐就把那話按著奶奶的主意打發他去了。」鳳姐笑道:「他怎麼按著我的主意打發去了?」紅玉道:「平姐姐說:『我們奶奶問這裡奶奶好。原是我們二爺不在家。雖然遲了兩天,只管請奶奶放心。等五奶奶好些,我們奶奶還會了五奶奶來瞧奶奶呢。五奶奶前兒打發了人來說,舅奶奶帶了信來了,問奶奶好,還要和這裡的姑奶奶尋兩丸延年神驗萬金丹。若有了,奶奶打發人來,只管送在我們奶奶這裡。明兒有人去,就順路給那邊舅奶奶帶去的。』」話未說完,李氏道:「噯喲喲!這話我就不懂了。什麼『奶奶』『爺爺』的一大堆。」鳳姐笑道:「怨不得你不懂,這是四五門子的話呢。」

這三百來字,用了十九個「奶奶」,是曹公玩文字遊戲,寫成了一段王熙鳳放高利貸的密碼形繞口令,雖然我看了也和李紈一樣,一頭霧水,分不清哪個奶奶,但是真的是印象非常深刻,想忘都忘不了。

《紅樓夢》那麼多的女性當中,取名「紅」字,好像只有兩位,主要就是「林紅玉」又稱「林小紅」,再一位就是賈赦花八百兩銀子買回來的新妾「嫣紅」,而對「嫣紅」基本沒有什麼描寫敘述,所以可以推測帶「紅」字姑娘就是指「林小紅」,曹公還把很生動、富含哲理的一句名言「千里搭長棚,沒有個不散的筵席」掛在了小紅的嘴邊,可見林小紅也是曹公重點刻畫的人物之一。林小紅雖是賈寶玉怡紅院中的三等丫鬟,其實她的家境一點也不差,殷實得很,她的父親林之孝是賈府的核心高管,位高權重,第五十四回〈史太君破陳腐舊套王熙鳳效戲彩斑衣〉中展現賈府正月過春節的禮儀排場,祭祀送禮吃酒席,打牌唱戲放煙花,寫道:「十七日一早,又過寧府行禮,伺候掩了宗祠,收過影像,方回來。此日便是薛姨媽家請吃年酒。十八日便是賴大家,十九日便是寧府賴升家,二十日便是林之孝家,……」可見林之孝是賈府龐大管理團隊中的「探花郎」,權勢實力僅次於賴氏昆仲,如此說來,林小紅是妥妥的「富二代」。

雖然可以過著小確幸的舒適日子,但林小紅並沒有耽溺於現狀,而是志存高遠,積極規劃自己的「詩與遠方」。她服從父母的安排,參加工作,「這紅玉年方十六歲,因分人在大觀園的時節,把他便分在怡紅院中,倒也清幽雅靜。不想後來命人進來居住,偏生這一所兒又被寶玉占了。」雖說是在核心區,但小紅只是外圍丫鬟,既登不了堂,更入不了室,好不容易有了機會替賈寶玉倒了一回茶遞了一回水,馬上遭到秋紋、碧痕兩人的懷疑猜忌、謾駡追殺,「秋紋聽了,兜臉啐了一口,罵道:『沒臉的下流東西!你也拿鏡子照照,配遞茶遞水不配!』」,小紅不哭不鬧不氣餒,只是悶悶的心內早灰了一半,她及時理清思路,調整策略,明白了「滿天的金星不如懷裡的青瓜」,於是將自己人生的愛情砝碼,移向了之前被自己「下死眼釘了兩眼」的賈芸身上,遺帕相思同稱願,芸紅比翼出紅樓,著名紅學家聶紺弩稱讚「小紅是《紅樓夢》裡唯一的表現了正常愛情的丫頭——何只丫頭,包括小姐在內的一切少女。」(《讀書》1984年8期)。

林小紅看清現實,不甘平凡,充實自己,積極向上,耳聽八方,眼觀四路。有一次,王熙鳳的貼身丫鬟不在身邊,剛好有事,需要找人傳話,「只見鳳姐兒站在山坡上招手叫,紅玉連忙棄了眾人,跑至鳳姐跟前,堆著笑問:『奶奶使喚作什麼事?』鳳姐打諒了一打諒,見他生的乾淨俏麗,說話知趣,因笑道:『我的丫頭今兒沒跟進我來。我這會子想起一件事來,要使喚個人出去,不知你能幹不能幹,說的齊全不齊全?』紅玉笑道:『奶奶有什麼話,只管吩咐我說去。若說的不齊全,誤了奶奶的事,憑奶奶責罰就是了。』」等到小紅勝利圓滿超額完成了任務,尤其是王熙鳳聽了小紅的「奶奶繞口令」,大為驚訝,開心得不得了,向紅玉笑道:「你明兒服侍我去罷。我認你作女兒,我一調理,你就出息了。」又道:「既這麼著,明兒我和寶玉說,叫他再要人,叫這丫頭跟我去。可不知本人願意不願意?」紅玉笑道:「願意不願意,我們也不敢說。只是跟著奶奶,我們也學些眉眼高低,出入上下,大小的事也得見識見識。」

小紅這種事不避難勇挑重擔,機智靈巧應對得體,不卑不亢自信自尊,刻畫得非常細緻入微,至此,林紅玉順利轉軌,開啟人生新旅程。

《周易》雖說是占卜之書,實際深入分析,就會明白它也是一部我們先人認識自然、應對自然、利用自然的奮鬥史,是先聖先賢總結大成的憂患之書,他們擇其要害、萃取精華,在六十四卦中羅列了著名的「憂患九卦」,即:〈履〉、〈謙〉、〈復〉、〈恒〉、〈損〉、〈益〉、〈困〉、〈井〉、〈巽〉諸卦。

排在這憂患九卦的第一卦,便是腳踏實地、砥礪前行的〈履〉卦。人生當以實踐為第一要務,光說不練,一事無成,只有實時實地幹實事,踏石留印,抓鐵有痕,才能成就自我。《說文解字》稱「履,足所依也。踐,履也。禮,履也。」可見古人對「履、踐、禮」三者的關聯很深,履既是鞋子,也代表實踐的痕跡,禮儀的規範就是從實踐中提煉昇華的。當年的黃石公,三棄其鞋於下邳橋,命張良替他撿鞋子,最後秘授太公兵法,得以輔助劉邦,共同建立大漢王朝,這個「圯橋進履」的故事很感人,讓我們也知道鞋子的重要性,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,邁出去很重要,第一步更重要。

〈履〉卦的卦辭「履虎尾,不咥人,亨。」大意是:踩到老虎全身最敏感的尾巴,老虎居然沒有吃人,有這種本領技巧,做什麼事都亨通啦!這是一種終極目標,意思告訴我們實踐、總結、再實踐、再總結,不斷提高,直至嫺熟,最後就能履險如夷,老虎雖然被踩到,但感覺好像是按摩在踩背,舒服得不得了,又怎麼會捨得吃掉你?

〈履〉卦初爻的爻辭:「初九:素履,往无咎。」素履就是叫我們從實實在在的原點出發,越樸素、越自然、越實在,不誇張,不虛華,保持本色向前行,發揮自己的獨特優勢,按照自己既定的志向往前奮鬥,不怕慢,只怕站,結果就不會太差。《尚書》說「非知之艱,行之惟艱。」學懂很難,去踐行落實更難。《中庸》也說「博學之,審問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篤行之。」前面的廣博學習、詳細討教、慎重思慮、清晰判斷,都是為了最後的切實履行。用當下的流行話就是說「幹就完了」,做行動黨,不做口水黨。